首页 活动动态 在线参赛 少儿手绘地图大赛 地图文化 互动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古地图

黄河探源与《黄河源图》

 

黄河探源与《黄河源图》

文、图 / 孙果清

    黄河是我国北方最大的一条河流。自古以来,它就和人民生产、生活密切相关,其中游地区素称中国古代文化的摇篮。黄河的源头在哪里?古人很早就开始探索这个问题。由于河源地处高寒,交通困难,所以,对其正源的认识就如同黄河本身一样,经历了不少的曲折。

    古籍《尚书·禹贡》中记载:“导河积石”。“积石”即我国青海省的积石山。据此可知早在战国时代,古人已知道黄河源在青海省了。

    唐初,一些唐军将领到达了河源区的星宿海,观览河源。侯君集和李道宗就是其中的两个人。他们观看的情况,在《新唐书·西域传·吐谷浑传》中有这样的记载:“贞观九年,(侯)君集、(李)道宗行空荒二千里,……阅月,次星宿川,达柏海上,望积石山,观览河源。”这里所说的“星宿川”,就是黄河至此而川流散漫的星宿海;“柏海”就是今青海内黄河上源的鄂陵湖、扎陵湖。可见,那时对河源的认识,已上溯到星宿海了。

    唐宋之间,前有五代十国的分裂,后有宋、辽、金对峙,动荡的政治环境不利于对河源的深入考察。宋朝的《华夷图》,绘图人已把河源绘在积石山以西很远的地方,相当于星宿海地区。这显然是继承了唐朝已有知识的结果。

    元代实现大一统后,元世祖想把黄河源地弄清,授命都实前往考察。这次考察的情况在潘昂霄的《河源志》中有记载,指出黄河发源于星宿海一带。但在《元史·地理志·河源附录》中保留着另一资料,即元代地理学家朱思本从八里吉思家得到的帝师所藏梵文图志。其内容是:“(黄河)水从地涌出如井。其井百余,东北流百余里,汇为大泽,曰火敦脑儿”。“火敦脑儿”即是星宿海。依此记录则把星宿海西南的卡日曲(又称喀喇渠)作为黄河的上源。“帝师”是元时授予佛教僧侣的官衔,他对河源的调查必然是慎重并可靠的。

    明朝洪武十一年(1378年),明王朝派遣宗泐和尚到西域求经。洪武十五年(1382年)宗泐从西藏归来时经过黄河源头,在当地人民帮助下观察了那里的水文地理。他在《望河源》诗序中写道:“河源出自抹必力赤巴山,番人呼黄河为抹处,牦牛河为必力处。赤巴者分界也,其山西南所出之水则流入牦牛河,东北所出之水是为河源”。其所记的抹必力赤巴山就是巴颜喀拉山,所指河源是卡日曲。同时,宗泐已明确记载巴颜喀拉山是长江和黄河在上源的分水岭。

    清朝初期,由于内地与河源区少数民族的往来,使人民知道黄河上源区有“古尔班索罗漠”,意为三条支河。但是,为了证实这一情况,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康熙皇帝派遣拉锡和舒兰前往河源探寻。拉锡等人在当年六月到达了鄂陵湖和扎陵湖,又达星宿海西部考察,作了记录并绘图以回报。朝廷为进一步掌握全国版图内的山川状况,于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又派遣喇嘛楚儿沁藏布兰木占巴和理藩院主事胜住等前往河源地区测绘地图,并在次年绘成的《皇舆全览图》收取了这次的考察成果。

    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黄河在河南决口。当时认为黄河之所以泛滥成灾,是由于没有找到真正的河源进行祭祀。于是乾隆在次年派遣阿弥

    黄河探源与《黄河源图》达前往青海再次探寻河源。事竣,阿弥达返回复命,并绘制《黄河源图》具说呈览。

    《黄河源图》纸底墨绘,刻板印刷。图向上南下北,左东右西。纵97厘米,横250厘米。东起兰州,西至天池。图上用满汉两种文字标注居民点、湖泊、驿站等地名。驿站道路用虚线表示;山林用地形地物形象画法;兰州、庄浪、平番、碾伯、西宁等官署的城池用城垛联结四门;寺庙采用形象符号表示;湖泊用范围线勾画;河流用双曲线画出。地图内容绘制得比较简单,但地理位置十分精确。该图上部是满汉文合璧的乾隆四十七年七月十四日《上谕》、《御制河源诗》及《御制读〈宋史·河渠志〉》。乾隆帝看过阿弥达呈上奏折和地图之后,对此次探河源的成绩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命纪昀等修撰了《河源纪略》一书。乾隆帝留《黄河源图》一幅于书案,时常御览,并钤印“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八征耄念之宝”、“太上皇帝之宝”三枚御玺,这使得这幅珍贵的《黄河源图》更加具有文物价值。《黄河源图》现存中国国家图书馆。

友情链接